我(在這場夢中)是個小小國家的士兵。

國家小歸小,卻是四季如春,以觀光聞名,
西式的低矮白壁紅屋頂平房街道也非常美麗,是個光是走在街道上就能令人暢心的好地方。


我們的基地靠近海港邊,我們雖說住在軍方提供的房子,也是在自己家附近,
並且軍方提供的住所也和我們一般家庭的房子差不了多少,或許正是借用空下來的平房也說不定。

房子有兩層樓,樓下是一般設施,
我還記得樓梯下有台掛在牆上的老式電話,有著黑色喇叭聽筒那種木製舊電話,
底下有張著便條紙的小桌子,樓梯就在進來的大門左側的地方。
樓上是房間,一棟房住了約5~8人,
我和同房間的其他三個朋友關係很好,他們也都是個性很好,容易相處的當地人。
剛好一胖矮一瘦高一適中的組合,讓人看了印象深刻;
我自己又是什麼樣子呢?這卻從沒在夢中看到過。
 

我們四個人,有個共同的秘密──
我們,窩藏著一位少女,就在這棟好歹也算是軍方設施的房子中。
 

想起來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
在女性止步的軍隊宿舍之中窩藏著一位少女?這種事要是被發現了……

……呃,其實以前大概還沒什麼關係…
但因為我們的國家從來就不是關心軍隊或戰爭的地方,
就在不久之前;被另外締結盟約的大國,以保護為名進駐了他們的大批軍隊。
連本國的軍隊,也就是我們;亦以訓練為名,被納入了大國的旗下部隊之一。
如今一轉而為嚴厲的軍紀下,這種事情簡直無疑找死。

但是我們有不知為何的理由,覺得她的存在絕不能讓她被現在駐兵大國知道。

少女相當嬌小,留著相當的長,怪異髮色的頭髮…
(呃總之就是初音無誤…她出現在我夢中都是神級的角色,
真是十足了反映了她實際在ACG界的地位XD)
她腳部的影像是看不到的,似乎是來這裡時,被什麼奪去了…怎麼說好呢;
她是實體,能夠碰觸得到,但我們無法看到她的腳。


少女不會說話,僅能和我們以簡單手勢稍微溝通,但她平常並不多表達什麼,
我們大概能知道的是:
她有許多同伴,並且她在等待著什麼,或許是她的同伴,或許是某個時機…或者某個人……?
有時想到這裡,我的心中會有點失落…
總之夢中的我愛上了少女,其他同伴也都知道,偶爾會幫助我,
但我們都了解,那個時候到來時,我必然會失去她。

我們帶著她,在這間宿舍躲躲藏藏了好一陣子;
而並沒有多久,那個時候突然的就到來了,
似乎是軍港那邊的天空,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總部來了緊急電話,接電話的人是我。


正掛上電話時,我的同伴帶著蓋上被單的她,急忙跑了下來──

來了!來了!


他們小心翼翼地喊著,我們慌忙的交談中大致了解到,少女要到外面去,天空中有她的同伴。
我們打開門,少女奔到外面去─外面還有著大國駐軍的卡車,似乎是因為奇怪的現象而聚集到街道上。
我連想著:「不好,會被發現」這種事的時間都沒有,
就像煙火在眼前瞬間炸開一般,轟隆的一聲,少女飛上了天空。
天空有著許多和少女相同樣貌的女孩子,只是著不同的衣服
(就是不同版本的初音啊…回想起來像搞笑似的…艸) ,
她們手牽著手,在天空圍成圈圈,笑著迎接她的到來。

像是最後一片拼圖被接上了似的,原本無法看到腳部,不完全的少女們長出了腳來…
我抬頭看著天空,目瞪口呆。

而她終於開口說話,在我的腦海中說著:
「謝謝你們的照顧…其實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請原諒我,我們必須去那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身邊。」
又是像煙花般的轟炸聲,少女們像流星似的消失在天空,連道別的話都來不及說。


我帳然若失的看著恢復平靜的天空,想起看到她的那天──

那是夜間的晚上,同樣也是海港邊出現了奇怪的事件,
但那天我們並非被召集過去,而是帶點半好奇看熱鬧的心情過去支援。

事情發生在海上,那天我們還未正式納入大國的管理之下,不過已經有一對大國的軍隊先派駐在此。
然而在本地一向鬆散的管理之下,事件的現場不分是民用軍用的船隻都靠了過去。

同伴中矮胖同伴的本業是漁民,他有著自己的小船,
於是我和另外一位高瘦的同伴就一起搭上了他的船,划到近海的地方。
雖說是夜晚的海邊,但我們這個小國家一向也未曾吹著如此冷冽的風,
身上穿著的卡其色軍用短袖T恤根本不足以抵禦寒風。
高瘦的同伴和我穿上了帶著的薄外套,仍然冷得直打牙顫。

我們接近了事發的地點,停了下來以免撞到其他的船。
旁邊一艘比較大的船上,站著的是大國的軍人,
靠著欄杆由上往下相當不客氣的問我們:
「你們這個地方家怎麼搞的?不是號稱四季如春?」

看來他們也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寒風所苦,
但那個挑釁的態度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我們也只能淡淡的回答: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

大船上的人指著前方,要我們好好看著──
地平線的一端,像是在看卡通影片似的,破了個大洞,洞裡面能看到另一個地方…

洞的那端天空是藍黑色的…
不同於我們這側偏紅同樣點綴星空的天空,明顯差別更顯得兩個地方根本是截然不同世界;
此外那裏隱約能看到漂浮著的巨大冰塊…這不是極地地區嗎?

我知道是極地,但不是我們這個星球的,我就是知道,那是另外一個地方。
(而那是地球…就夢醒的現在看來,其實夢裡的我才算是外星…這真是相當有趣…)


我們得知了寒風吹襲的原因,但也無法靠近前方,因為軍隊的船隻已經將洞口圍住了…
我們正想回頭的時候,身為漁夫的同伴說划槳好像碰到了什麼──
於是我們撈起了輕盈得嚇人的濕漉漉少女,完全不像我們這裡的生物,
總覺得像是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我們沉默地急忙把蓋船的布拿起將少女包裹起來。

畢竟在這個大家聚精會神看著破洞的時刻,不太一樣的動作還是多少會被人注意到。
旁邊大船的士兵又很不客氣地問:「你們在做什麼,該不會在藏東西吧?」

高瘦的同伴指著抱著船布低著頭的我回答:
「這傢伙快冷到昏過去了,所以我們拿船布蓋著他,等等非得馬上送他回去不可」
真是好應答,順便把等一下回去的理由都鋪好了。


我的夢境只到這裡,醒來發現下過颱風雨的氣溫加上電風扇的吹拂,房間變得相當寒冷…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