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早起來,覺得睡衣裡面有奇怪的沙沙聲,
拉開寬鬆的袖子,發現我的手臂上長了滿滿的嬌小野生植物。
就是那種,已經看到覺得很熟但是就是叫不出它名字,
除了野外還可能出現在你家插花的海棉或者任何家庭菜園盆子裡的堅韌植物。

為什麼會這樣?我昨天做了什麼?


● (開始回想昨天的事)
我穿著看起來很有上班樣子的白色長袖襯衫和黑色窄裙,手裡抱著黑色西裝外套,走在路上,不知道該去哪,順勢倚在馬路邊的電線杆旁翻閱文件。
旁邊有個陌生的稀疏白髮老伯,穿著常見的舊白色棉衫和深色七分褲,在附近晃著,不斷觀察我在做什麼。
本來以為老伯一下就會離開,但他居然在附近買了盒便當,就在我附近吃了起來。

覺得很怪,於是就離開了。



● 在擁有兩層樓的公司附近文具店裡閒晃。
遇到了氫氧,他和變形蟲在一起。
(現實中我沒有看過變形蟲的樣子…不過也因為不太會記他人的臉,所以是不是真的看過,倒是很悲哀的不構成影響…)

氫氧問我:「布爺喜歡拼拼圖嗎?」
我手上拿著一些文具雜物,以及小盒裝約只有2、3百片的深紫色長形包裝拼圖。

「嗯…還好」
呃,也不是那麼喜歡,只是突然想買來打發時間。
我有點心虛,因為夢中的我和氫氧同公司,而今天我翹班了。



● 時間還沒用完,
回到電線杆前,老伯又不知道從哪跑了出來,
而且還多了一位提著買菜藍的中年歐巴桑在觀察我。
於是我決定乾脆離開。



● (回想結束)

怎麼回想,奇怪的地方都只有那個老伯而已,但只有這樣哪會在身上長植物啊?
或者那根我一直靠著的電線杆有問題嗎?

我把睡衣袖子著整個拉開,還是可看到幾塊皮膚色的原有領地。
除了手指頭沒受害之外,手背也長了零星小花草,衍生到手臂時,大部分的皮膚都被疑似泥土的東西和植物覆蓋著。

野花野草之中雜著皮毛,有幾塊大範圍黑褐色的直長皮毛,長在手臂下方的位置,
小心翼翼地確認了一下,的確是毛皮,摸起來有點粗糙。
鬆垮的附在手上,可以看到和皮膚間的隙縫,好像稍微使力就可以撕開。

『像是熊的毛…』
心中不禁如此聯想著,但熊的毛皮上是不會長植物的。


被植物生長著的雙手並不覺得痛,感覺好像有串沒重量的東西依附在手上
緊閉眼睛,試著鼓起勇氣,輕輕拔了一株手腕附近向上生長穿過睡衣的紫色小野花串──

很輕鬆地就拔了起來。


於是我的手上捏著約有5公分長,點綴著4、5朵紫色小花的細枝,
細枝穿過衣服的纖維,底下附著根,約3公分,
我拿到眼前,非常仔細的觀察;

「附著根呢……它居然還附著根……」
小小的,纖細的根。
或許有點逃避現實般地,我喃喃自語著。

就看著它,愣了很久。


然後慢慢意會到自己發現了什麼:
它們無聲無息的正在我的身上紮根,只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 是不是告訴家人比較好?
不知道在想什麼,我打開房間的門,開口問母親:
「一般人的手上會長葉子嗎?」
而且還是長一大片。

母親忙著廚房的工作,頭也不回地回答
「人怎可能在身上長葉子啊?你在說什麼傻話?」

有股衝動想告訴母親身上的事,突然被其他事件打斷了。



● (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件,被我忘記了,大概是被其他人叫了一聲)
然後我帶著母親利用多種剩菜作成的風格奇異的便當出了門。



● 背負著(?)滿手植物在路上走著,
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災害沒有延伸到身體其他部位,但似乎也不太好就這樣去上班。

坐在滿是人潮的沙灘上,我遇到了來海灘遊玩的外國人一家。
有著捲捲紅褐髮,臉部略深輪廓的爸爸注意到我身上的植物,對我的手感到非常好奇,願意幫助我研究它。
他將本來拍攝著可愛女兒的攝影機,轉到我的方向。
小女孩約5歲,有著金色捲捲短髮,穿著粉紅色連身泳衣,正在和其他孩子嬉戲。

我有點緊張;
但不是因為面對陌生人而緊張,是因為照相機看起來沒有對準…這樣怎麼能準確紀錄呢?

急忙出聲提問,旁邊的路人告訴我不用擔心,照相機是設成連拍式的。
於是安心了,外國爸爸面對鏡頭說英文,試著將我伸出的右手臂上的雜草拔除。
一小塊一小塊的,像除草一樣拔除,
有些甚至已經長出了像是攀藤一樣的東西,足以爬滿整個手臂的長度
他使了點力氣把帶著綠色圓形小葉子,細細的咖啡色攀藤扯下來。

和自己拔下時一樣,並不覺得痛,
只是拔下時有葉子掃過的摩擦感,其他沒有什麼特別感覺。
而且也漸漸能看到皮膚的樣子了,
看起來和以往一樣,沒有因為曾經長出東西而有特別改變。

紀錄進行沒多久,至少我的前手臂還有2/5的面積還在植物的覆蓋下,
這一家的媽媽就出聲提到該回家了,於是我也去了他們家。



● 這家人的餐桌在很奇妙的地方
就在門口前幾步的位置,看起來像樓梯下的三角空間塞了小桌子,
我只能勉強和小女孩一起坐在面對牆壁的位置,
右邊坐著這家的爸爸,左邊坐著媽媽,在狹窄的走廊上。

時間似乎來不及讓他們拿出應該要海灘上吃掉的便當,所以打算享用遲來的海灘便當。
我也拿出我的便當來,
母親在冰淇淋盒裡放了螢光粉紅類似冰淇淋的膏狀不明物體,
正在遲疑著該不該吃掉時,外國人一家表示願意解決它。

我為此相當驚訝,不斷詢問確定他們想吃的意願…
……總之還是和他們的馬鈴薯泥作了交換。

他們聊著彼此才了解的話題,
覺得和陌生人的一家人一起用餐還是不太習慣,
用餐沒多久我開始起來觀察這個狹窄的門口走廊。

盤起長長金髮的媽媽,突然抱怨起:
「我們家族老是這樣,讓我在這種劇本裡的時候都沒什麼好結局….」

「劇本?」我出聲詢問。

他們急忙掩飾剛才的話題,告訴我聽錯了,但我對這個不同的劇本,總覺得有些什麼印象。

覺得氣氛變得有點困窘,實驗其實也不是一定要找他們…
於是我決定回到家再找家人解決看看。


● 回家的路上,感覺肩膀有點緊。
眼睛的餘光努力瞄著衣服掀開來後,肩膀上的景象。

肩上長了有點驚人的白色菇類,約有8公分左右的長度;
本來有點乾燥的野生庭園,在時間流逝下終於成了像是潮濕被放在森林多年的土地,
點綴著青苔和小小的,披覆在土地上的植物…
當然還有那株很難無視它存在的白色菇類。

長大了,它們正在迅速的生長變化著。
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如果還有變化的話,希望能繼續記錄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