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如此的飢餓。

已經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已無法繼續支撐這份痛苦。

與其知道未來不可行,卻仍要支撐到最後一刻的話

那倒不如在這裡、在這個時候,

就結束吧。

這是個平行的另一次元世界,我的家住著我不認識的人們。
我本來在浴室,正踏出門口,就來了這個地方。
我們共同的使用著同一個家,但因為身處在不同的世界,才總是無法發現彼此。

「因為這個世界就要崩潰結束了,所以我才會因為次元逐漸的互相融合錯位而出現在這裡。」
相當於這個世界神明的女孩子這麼說,雖然在我看起來她完全就是初音的外型,不過夢中的我會沒有意會到。
 

印象中似乎有一位女性和其他印象更模糊的男性們,似乎也有小孩子,
他們的糧食只剩下兩條只有我巴掌大,細長、小小的魚。
雖然畢竟還是有得吃飯,只是之後的日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正在討論該如何仔細的食用這兩條小魚。
 

女性泛白的雙頰能夠看到明顯的凹陷,看的出來原本是黑色的頭髮已經乾枯至偏褐色,如雜草般攀在頭上。
她和這個家的其他人是少數這邊世界還活著的人,神明就是來詢問他們,想離開這個世界,和我們這邊融合,還是想活下去?


我們總是如此的飢餓。


女性這麼說,於是她放棄了這個世界,在我眼前消失了。
其他男性也要離開這裡了,由於家中的異數消失,所以我也即將回到我原來的地方,神明也即將要到其他地方去。
這個和我居住的環境幾乎相同的世界,卻有這樣的境遇,令我感到恐懼;於是在神明臨走之前,我急忙叫住她,詢問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的原因。


嗯,簡單的說,
她指著原本放在水盆中的兩條魚
這個世界的演化是這樣的,生物仰賴其他生物的脂肪生存,能攝取的也只有這部分。
簡單點的生物甚至能夠從自己身體的脂肪中誕生出下一代──

於是水中的魚肚子表層發著光,另一條魚從裡面跑了出來,但是原本的魚頓時瘦了一圈。

這是過去太過富裕的環境,生物體內囤積了大量太過的脂肪,於是藉由演化強化消耗這些過多的脂肪,但是本來囤積的東西再如何也會耗盡,於是變成現在的樣子。
這是個錯誤的演化。
 

我恍然大悟;接下來的一瞬間,這位異世界的初音消失在我的眼前,母親從客廳走進廚房,我也確實地回到我的世界來。
那份完全了解的衝擊實在太強烈,於是我開心的向母親訴說剛剛的奇遇,她只是當作我在說故事,笑笑地聽完。
有個世界在我眼前消失,我無法向任何人清楚描述它的存在,但它又存在於我的四周。
 

夢到這裡醒了。
 

因為我們融合了,我們和那個世界融合了
所以我們本著那融合的一小部分,在攝取囤積他們認為應該有的東西。

會囤積的人是被融合的人,
不會囤積的人就是因為沒有被融合,
也有被融合者感覺到這份像是外來物質進入身體的不正常,而想要把它排出身體外。
這麼一想好像也變得很有趣。
 

話說,我想要把文章再寫得更好些…最近閒書看太少了…OQ

夢境日期:2012年4月12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