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之前先告解,
其實這段時間我看了阿涼推的IB實況...艸

所以這陣子的夢算是相當程度的被影響了XD|||| 
篇名的長夢境放在第一個,
其他瑣碎被IB影響的夢我放在最下面。 

夢境日期:2012年5月18日

我進入了這個地方,似乎是夢中的阿涼推薦我去看看的…說起來現實的IB也是阿涼推薦的…或許也和這個原因有關。
進入遊戲的我是男性角色,年紀似乎相當年輕,進入的這個地方是個相當廣大,室內的空間,在這裡有個謎團需要我去解開。
這個空間擺放著許多雜物,勉強的清出了一條能稱之為走道的路。
從不知從何來的微弱白光中,看得出往昔華麗的痕跡,被蟲蛀得殘破不堪的傢俱、褪色破損的布幕、掛畫和各種裝飾品;像是被什麼東西硬是從中間穿越強行通過、翻攪過後的任意丟放推疊;即使如此,仍能夠辨識這些雜物的相當歷史,以及這個空間曾經的豪華氣派。
我踏在柔軟的地毯上,四周悄然無聲。

男性的我似乎有找到某些東西,然而夢境中關於這部分已經沒有太深的記憶,我在這個地方搜索,沿著旋轉樓梯往樓下走去…這麼說來我剛剛翻找的地方是這個宅第的二樓吧?

這是個現代的世界,走到樓梯間時,仍能透過窗戶清楚看到外面夜晚的街道上有7-11的招牌,因為在我的夢中這個世界被定位為遊戲,似乎還能過去購買想要買的東西。
但是我沒有去買東西,現在還不需要,我繼續往樓下走去。

樓下走過像是客廳的地方後,可以看到另一個長廊。
長廊的兩側擺著長桌…想起來這應該是餐廳,算得上相當大的長型空間餐廳,長桌約有一般公寓住宅的長度;有種很強烈的封閉感,兩側桌子隔著椅子擺放、人能坐著之後的地方就是兩側樹林,層層交疊著的葉子製造出的閉鎖空間,讓這個地方像是室內空間而非室外…又或者那些樹木是假的,只是牆壁上的畫呢…我並沒有仔細看。

相較其他有著微弱光線的地方,只有這個餐廳長廊沒有

沒有光線,比其他地方來得陰暗,
兩側排列著穿著貴婦衣服的乾枯木乃伊,靜靜的,在這一篇黑色之中動也不動,彷彿時間還停留在她們生前,酒酣耳熱,掩著嘴細聲私語輕笑的模樣。
不覺得害怕,反而有種奇妙的感覺湧了上來,環繞在這個空間的,是猶如人的思念那樣的東西,濃郁的,回憶的味道,像是呼喊著什麼的聲音,對我伸出手來。

我向前走,往餐桌內部走去



當我回頭時,穿著禮服的中年女性向兩側餐桌的每個人介紹我,
餐廳因為桌上的蠟燭和頭頂水晶燈蠟燭的火焰,映得滿室通亮。
兩側牆壁的樹木是壁畫沒錯,只是非常的像不斷往後推延的樹林。

中年女性頂著盤起的白髮,相當的優雅且具有威嚴,穿著帶著灰紅色的蓬裙禮服,非常的適合她。
兩側的乾枯身軀個個成了高矮胖瘦,年齡各異的美麗貴婦們,微笑著歡迎著我的到來。
乾淨的白色餐桌布上放滿了金色的陶瓷的各色餐具,裡面盛滿佳餚美酒。
從中年女性說的話中,我得知了從今開始就是這個家族的人。

而我了解到,這是另一個支線。
在這裡的我顯然是女性,年紀約16、15歲,在這群高挑的貴婦之中身形相當小,同樣穿著蓬裙禮服;然後,

這裡是過去的時光。

我隱約聽到阿涼說:「啊,如果讓你從這線開始跑的話,就會覺得另一線很可怕了,所以這線才會排在後面。」
彎身致敬過後,兩側的婦人們將注意力轉回她們正在做的事情,各自聊著自己的話。中年婦人就站在一旁,並沒有再對我有什麼表示,於是我走出餐廳,開始進行過去這邊的搜索。


一位顯然和這裡相當不搭調的女子,看到我走出餐廳,便走來向我搭訕。
她的身材相當纖細,身形高挑,黑髮綁著長長的馬尾。穿著緊身長褲和方便行動的輕巧平底鞋,一身現代都會女子的的裝扮,是位朝氣蓬勃的美女。
她拿起脖子上掛著沉重的單眼相機,向我介紹她記者的身分。
問了我許多事情,都是現代世界的事情,詳細內容我也忘了,只記得我們聊得很開心。
直到我們右轉走入向客廳的外廊上,她告訴我

「最後要告訴你,我本來並沒有要待在這裡的,
可是我弄丟東西了,你看,在這裡,我只是想要回來找而已,真的只是很小的東西…」

她拿起相機蓋,在我眼前搖晃。

「但是我回來之後,就出不去了。」
「所以我真的,真的很感謝你,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
她雖然對著我說著這些話,卻自顧自地往前走,不斷走到底,然後消失。

底端長柱有著裝飾的金色邊條。
金屬的光澤上,映著這棟房子在現代世界黑色的,破敗的景象,
有女性吊在那裏,被相機掛帶吊著,舌頭從身體中拉了出來,已經半腐化的臉使得皮膚有如融化般往下拉垂。
我看著在那片金屬光澤中映著的她。
 

「這位小姐」
身後傳出了聲音,我嚇了一大跳,高跟鞋似乎勾到了地毯,身體向前跌倒。
我身上的某個東西掉了出來。
 

啊,不能在這裡掉東西
我想起她的話
 

但是身體不穩,終究是跌了一大跤,還好是跌在柔軟的地毯上。
聲音的主人笑著,走過我身邊,是位穿著黑色西裝禮服的中年男性,
「哎呀,抱歉抱歉,小姐很有精神呢」
他笑著撿起我地上的東西,將東西還給我。

那是父親的指甲剪組,我仔細查看裡面的東西,似乎沒有減少,只是因為掉落有稍微移位。
原本站在餐廳內的中年婦女走來,要我向眼前的男性打招呼,我牽起裙襬向男性敬禮,中年婦女笑著,相當滿意我的表現。
招呼過後,男性和中年婦女聊了起來,而我再度向餐廳走去。

進入餐廳的一瞬間,我的身後多了某個東西。
只有稀薄的,半透明的線條,身著披風的男性,朝著我走來。
此時我感到非常的害怕,於是我拔腿奮力的向前跑著。

餐廳比起長桌本身大得多,只是因為當時另一邊男性的我所看到的空間太過陰暗所以我看不到盡頭。
我跑過長桌,餐廳仍然不斷的往裡深入,但是過去的世界並沒有隨之向下衍生,過了長桌的距離之後,又是破敗的景象,但是因為仍然可以清楚看到過去的世界所映出的燭光,所以反而清楚的多。
過了長餐桌這邊的餐廳,放了橫向一排又一排的桌椅,像是學校餐廳似的地方。

我雖然跑著,半透明的男性卻不疾不徐地跟著我,一直保持著同樣的距離,無法甩開;於是我朝著盡頭跑,那裏似乎有個門。
然而此時盡頭的門卻開了,走出一位相當高大,金色長髮的粗曠男性,身上也穿著披風,幾乎是彎著腰進那扇門的,雖然也是半透明的形象,卻比起我身後的男性清楚多了。

這樣不是被兩方包夾了嗎…我此時在慌張之中才開始想到:
這下大概是死定了,對了得快點存檔才行,從一開始完我就沒存檔過,這樣下次再進來要再重玩一次啊…存檔存檔存檔點在哪啊!?

奔跑著,眼前不斷搜尋鑲在這個現實世界的,IB世界那種像素存檔點,落失了兩個之後,總算在某個長桌之間看到了一個,也有距離可以跑過去,於是我進去用手拍下存檔。
此時高大的男性也追到我了,開始向我對話,

「可…可以先存檔嗎?」
高大的男性居然也點了頭,並且站在一邊等我。
而我卻發現此時的我無法存檔…跳出的視窗(?)沒有任何下一步的按鈕。

所以要對話結束才行?
我想著
冷靜下來一看,無論是高大的男性和之前追著的半透明男性似乎都沒有惡意,只是走了過來站在我面前。

看到我有繼續對話的意願,雖然我的手還按在存檔鈕上…高大的男性開始說著
「請你幫我們找一個人,因為我們無法離開這裡…拜託你了…」
他拿出一張圖畫,裡面有三位男性,中間是那位半透明到只剩下隱約線條的男性,看來是相當有主角臉的人,褐色的半長髮上戴著頭巾。
右邊是那位高大的男性,左邊則是有著偏橘紅髮,帶著眼鏡的男性,相較於另外兩位,是個讓人馬上聯想到懦弱兩個字的人。
他們穿著一樣的深藍色制服,都披著相同的長披肩。

「我們是大學的同學,一起做實驗的同學…」
「我們的實驗失敗,變成了這個樣子,而他偷了我們一起研究的重要材料,逃跑了…讓我們無法完成研究,也無法離開這裡…」
半透明的男性無法言語,然而仍能感覺得出哀傷。
「請你幫我們找到他,或者將他手中的東西拿回來。」

他給了我一張他們研究的報告,是那個橘紅髮的人所寫的字,寫在筆記紙上,有許多文字我看不懂…我看了好幾次,專有名詞太多了…但是線索只有這些。
只好放著慢慢研究了…

對話似乎結束了,我再度拍了存檔點,出現了存檔成功的訊息。
於是我醒來了,真的是存完檔案就自然地醒來了…和現實的銜接如此之完美的恐怖遊戲夢境令我有種莫名欲哭無淚的感覺。

 

這個夢清醒後,完全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按掉鬧鐘的,我設了兩個鬧鐘耶…orz

 

夢境日期:2012年5月7日

今天夢到自己在像IB那樣,粗糙畫面的遊戲,我也是粗糙畫面的小人,
裡面的人都穿著和服古裝,最多的是穿著紅色和服的女子,另外還有其他鬼怪。

我不斷的逃跑,拿著長刀揮砍,把它們砍成碎片;
被砍成碎塊的他們,不一會兒後又合起朝我追來。
因為怕被追到,我緊張衝的進入了另一個房間,
但是它們卻打開了門,追了進來。

我拿著長刀,不斷的揮砍以及奔跑,
隨著我逃跑打開的房間增加,後面的鬼怪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多到我一移動就像是日本女學生在手機上掛的超大串手機吊飾,
到這個程度已經不知道該覺得可怕還是可笑了。

我的身邊也有另一個男生,不是IB的捲捲頭查理,
而是像鬼太郎髮型的短白髮瀏海長遮單眼的瞇瞇眼男生,
而且完全不幫忙,只會在旁邊冷嘲熱諷兼解說(像是告訴我手上有刀可以用之類的,也給我確實殲滅的方法啊!)
最後莫名其妙地跟我掰掰就醒了,後面那一大串也不知道失蹤到哪去…orz

之後又做了另一個夢,也是夢到欠揍的男生…總之是看起來很跟流行的那種人ORZ

 

夢境日期:2012年5月6日

夢到自己躺在IB某場景八格畫櫃的上排,
左邊數來第二個,

結果昨天看了是裸體的女子…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