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日期:2012年5月25日


這天本來下午想直接看心理學,卻做了好多好多夢…
像是太久沒做夢境,腦電波大量補充放送,是我太久沒清理腦筋了嗎?可想而知的結果是,不得不又開電腦了orz

然後我硬把自己拔了起床,想起自己還有任務在身真的很重要
話說回來,我的夢境頻率好像和以前的不太一樣了,我也說不上來,就是夢境地點變得比較豐富…
另外以下夢境沒有銜接,一段一段,我也不知道該從何銜接起,就是突然變成那樣了

 

【5/25-0-純情情色書刊】

一開始是那本書,其實那是本情色漫畫,約文庫本的大小。
我在看這本書…但是這本書很妙,前面一篇幾乎都是小說,搭配畫風很清爽,有點象貞本義行畫風的角色畫出,小說的部分似乎是日文,而且書的本身印刷粗劣所以文字更加模糊,所以我反而沒有仔細看;只記得黑白的畫面畫著海和穿著制服,搭上毛背心的少女;回想起來那比較接近我以前高中的制服。
小說的部分並沒有太多,中間也的的確確是色情漫畫,最後一篇仍然是小說。

那是我藏在書櫃的書,但是我卻沒有好好去翻閱過,在夢中想起這件事,於是開始仔細的看它。
意外的發現前面的部分居然是宮部美幸,如此和色情書刊不搭襯的作者出現其中讓我相當驚訝,總之談到的是高中少女的故事;然後少女們和這本書的主題有關。

書的扉頁寫著世界觀──
這是夢中最近的ACG作品,是個空想的世界:
那是個海上的學校,世界的富豪們砸了大錢投入,人造的夢境般理想鄉,位在巨大的玻璃圓球之中,建築在海上,有著最好的環境能夠培養孩子;世界的人們殷盼著自己的孩子能夠進入這所學校學習。
故事的主角因為某種(我沒有仔細記下來的)原因,而進入了這個如傳說般的學園;意外的發現這個理想鄉所養出的孩子們,都是仿若天使般純靜無暇,不知人間險惡的美麗少年少女。
這些孩子們並非剛出生就進入這個地方,即使是成長之後才進來的孩子們也有如此變化,像是腦袋的所有知識記憶完全被清洗乾淨過似的。
主角驚愕於這樣難以理解的世界,進而發現了這個閃耀著光輝的玻璃球之中,深邃漆黑的巨大陰謀…

大概是這樣的描述方法,搭配像是西方華麗的圓頂玻璃溫室背景。
然後大約知道這本是有點像是日本出的同人合輯那種東西,被盜版商翻印。
宮部美幸小姐寫的小說是像前傳的東西,大概看了就會被捏到遊戲劇情;總之是這個理想世界之所以出現的原因。
「訴說最初的最初,在一個臨海的小漁村,
那個理想之都、以及製造出它的賢者,於此萌芽…」
一開始有著類似這樣,像故事介紹般的描寫。
看插圖是個平靜的鄉村故事,不知道內容如何。

翻閱時,我家大姊突然回到家,並且有事情叫我,因為畢竟這本書的封面還是相當糟糕,怕被發現因此將它藏在一旁正在清洗的中華鍋濾網底下。
她要我幫忙的是上課的投影大布幕,似乎卡住了,就在我放書櫃的這個房間,所以我起身調整。
調整完回頭,卻看到姐姐已經走到了水槽旁邊,替我拿起中華鍋清洗。
那本書就放在旁邊。
啊啊,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

「那、那本書…
不完全是色情書刊喔,真的…」
「為什麼要向我解釋呢?既然不是的話,就不用特地解釋了啊,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呢?」
姊姊的口氣有點冷漠,即使是現實,我也未曾聽過她這麼說話。
所以我很害怕,害怕她生氣。

我是不是不需要解釋呢?是不是解釋太多了呢?是不是一開始就不應該說話呢?
「啊…那個…
那本書,有我喜歡的小說家在裡面…我只是想看那部份而已….」
我低著頭,直盯著地板;
雖然一開始是想看色情的部分沒錯….但是之後真的不是啦,真的…
啊,如果姊姊發現其實我在書櫃裡藏了更多糟糕的東西大概會更生氣吧…
我的腦袋裡快速的轉動著,眼角飄向一邊放著同人誌的書櫃。

姊姊似乎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麼,也或許氣消了…

 


【5/25-1-其實是為了你】

「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在學校餐廳,我倚著旁邊的巨大木製櫃子,翻著冰箱。

「冷凍的東西如果要吃的話要付錢喔,你有錢嗎?」
「沒有,這個月的零用錢幾乎都花光了,14塊錢能吃什麼啊?」
「要說能吃的東西的話,就是冰了吧?」
「如果付不出來要怎麼辦?」
「嗯……
……你說呢?」

這陣沉默很不舒服,我放棄冷凍,打開冷藏,有著冰,未開封的義美的紅豆牛奶冰,以及藍色的蘇打冰。
啊,這可以吃吧?
我拿出紅豆牛奶冰,似乎是剛放進去不久的,沒有融化太多的跡象,一口氣把它吃完。

我回頭,看到有人跳上腳踏車,是那個想認我當老大,常常跟在我附近的人,背影很熟悉,他像是剛確認過我拿起冰吃完,怕被我發現的樣子,急忙踩著踏板離開。

還記得自己穿的是黑色的吊帶百褶裙,就是古早小學生會穿的那種,一半的地點是在我鄉下舊家的廚房,但是冰箱不是。
冰箱在視角中要看到冷凍庫很費力,木櫃也是爬上去的,夢中的我其實是相當小的小孩子吧…

 

【夢日記5/25-2-所羅門王之宴】

這個饗宴來自三個國家,ㄩ字型的餐桌,左一中二右一位的坐了四個人。
我坐在中間偏右的位置,左手邊的兩位是戴著頭巾的兩位,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他們是屬於聖地的代表,由頭巾判斷一位是印度人,另一位是中東人;我的右手邊則坐了一位披著阿拉伯頭巾,相較於其他兩位的收斂氣質,讓人並不是很愉快的商人。
我這樣的女性坐在這三位蓄著大鬍子的男性們中間,回想起來,那真是顯得相當的怪異。

夢中的我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身分,就是個平民罷了,不知為何會坐在這三位聖地代表的人之中,也因此夢中的我有些緊張,只記著要好好表現風度,氣勢不能輸給眼前的三個人。

眼前用著專門的器具,各種層次的白色、米白,顏色圓潤,摸起來略經磨砂質感的陶瓷製餐具組,放滿了整個餐桌,盛了三個國家,三個聖地的聖水以及最高級的素食食物。國家的名字在夢中記得很清楚,醒來卻忘了…

這個餐宴的食用方法是有其順序的。
木製的長柄湯匙依序舀起聖水先飲用,接著開始食用聖地代表所提供的食材。這樣用完餐之後算是一輪,而後接著下一個聖地的餐點。

我們在倚著宮殿的戶外餐桌,練習了這個程序一遍,順利之後才被引領進某個類似廟宇的大廳中。
中間似乎供奉了什麼神,並沒有神像,卻被花朵以及各種裝飾品裝飾的異常華麗。
大殿兩側陰暗,看不清有些什麼,中央打著橘色的裝飾燈光,類似神壇的四周圍著我們剛剛用餐的長桌。
這是個比賽,但我卻搞不懂是什麼比賽,由對話中隱約知道聖地代表們要比的是聖水的味道或者什麼內容,但是我和那位商人要「比賽」的卻是另一件事。

我們開始用餐,第一輪的聖水裝在白色的碗中,略帶點淺淺的橘色;我用木湯匙舀起飲用,對我而言是一般的水,味道並沒有比較特別。
然後開始品嘗眼前的裝在平盤中的松茸沙拉。

聖地代表們開始──「OO的聖水似乎有點…」「真的嗎?那大概是今年….的影響造成…」的品論起聖水的味道,顯然已經用餐完畢。
手並沒有再動作,似乎是要等我和那位商人用餐完畢才能進入下一輪。

松茸是烘烤過的高級品,切成片狀以及塊狀,搭上似曾相似的咖啡色沙拉蔬菜葉;總之是我這種百姓一輩子也吃不到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要比賽的是速度,我必須比那位商人還要快吃完。
不知為何,剛喝進去的水已經開始在肚子中有相當分量,導致食用沙拉的速度有點慢下來,商人看到我慢吞吞的樣子,開始說著相當瞧不起人,令人生氣的諷刺話語;於是我連品嘗的手續都免了,急忙拼命的咬碎吞嚥,即使心中著實的覺得相當可惜。
差那麼一點,最後一口吞下,我舉起手表示已經用餐完畢,一旁的商人也已經剩下最後一塊,顯得相當不甘心;他將木叉上切成方塊的松茸放到我的碗中,我略帶怒意的表示他這樣的行為我會向旁邊的代表們反應。
於是他相當不滿的將放到我碗中的食物取回吞下,挑釁說著:「下一場你就知道了」。

回想起來,那和鮑魚菇的口感味道有點像….是因為我的記憶只有鮑魚菇吧XD

 

【夢日記5/25-3-天使所以誕生】

『你知道嗎?天使並不是在很久以前就突然誕生的,而是有這樣的原因』
有個聲音在對我說故事,但我並沒有多加理會。
聲音向我示意,站在紅色兩層樓西洋磚房前的那個紅頭髮男生,以後就會成為天使。
他的身高並不高,不過外形不錯,似乎相當受女孩子們歡迎,光是在在路上就有不少女性找他談話。

我對他並沒有興趣,拿著手上的東西,走到他站著的花壇前。
花壇中種了什麼花我忘記了…似乎是黃色的花,但是我手中拿著紅色的康乃馨。
在花圃的尾端,撥開鬆軟的土,把康乃馨種在土中。

聲音接著說了
『康乃馨其實是代表著為人犧牲的高潔情操…(中間似乎還說了什麼)...所以才會用在母親身上…』之類的話。
我將土拍平,看了看還站在花圃前的紅髮男性,似乎有注意到我的視線,他對著我點了點頭;而後我漫步離開。

另外是現實的事情,我在車站買了一束康乃馨,因為是相當便宜的冷凍花,所以也不敢奢求會再開,但是他還是開了兩朵,而後慢慢枯萎到剩下的那一朵也即將凋謝。
母親要我處理掉,但要丟掉實在有些令人難過;所以我打算等它枯萎到底再說,被母親稱讚會惜花的心情很好…大概是因為這樣才會夢到吧…

 


【夢日記5/25-4-三胞胎的故事】

老師老師,你和你的姊姊們那麼像,以前在OOO大地震事件要逐關檢查時該怎麼呢?
啊,那沒有問題的,我會唱著歌,

告訴守關的人,站在前面的那兩個,比我高上一個頭的高個子的女孩是我的親姊妹,
然後我會跑到她們身後,讓守關的人不是只看到她們,而會看到我
告訴守關的人,我們只是長的一樣,但卻是不同的人
他們是灰色的,穿著灰色的衣服,不存在黑或白,中間的人
我們越過關卡,越過黑色的石青苔門,進入黑暗的洞窟之中
雖然我穿著黑色的制服百褶裙,雖然我總是不被注意,但是她們仍然是我的姊妹
而我是她們的姊妹,我是她們的姊妹

我的耳畔有著音樂,老師帶著一群學生,唱的大概就是那樣的內容以及跟著內容變化的景象。
醒來卻忘記旋律了啊…

 


【夢日記5/25-5-純情情色書刊之二】

那本書的那個故事其實附著音樂,音樂的影像穿插著少女們的倩影。
唱著少女們純潔友情的歌,略帶輕快卻優美的旋律,是日文歌,相當的好聽。
我想著,如果讓姊姊聽到的話,應該就能了解那不是什麼很糟糕的書了吧…
…不,書中間有些內容還是很糟糕啦…
 

以上是單日一連串的夢境,
每次一專心念書,就會產生大破表夢境,然後就要花更多時間把破表的東西好好記錄下來,這是哪門子惡性循環….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