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夢之前,需要向不了解狀況的訪客先說明...我偶爾會進行暱稱名為COC的TRPG遊戲
這個夢境出現名字的兩個人物就是我加入的團體的GM,也稱作KP,帶領玩家進行遊戲(或稱作劇本)的人
如果想深入了解,可以用關鍵字搜尋看看: D

沒想到大年初一的夢境就是這個呢...嗯,該從哪說起呢?
總之夢境分成兩個...其實本來記得的是三段夢境,但我無論如何也無法想起第三段夢境的內容,也無法想起它出現於何處,因此以不存在處理。

我處在一棟三層樓高的白色建築物之中。
建築物本身似乎是尖屋頂型的西式別墅,別墅內很空曠,每層樓的空間約莫30坪,裝潢只有類似塑膠材質的白色光滑牆壁和淺色系的木質地板,簡單的幾樣家具,牆壁上掛著幾盞暖色系的壁燈,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太具有生活感的物品。
時間是晚上,即使由巨大的方格窗向外張望,也無法辨別窗外任何輪廓線的深沉夜色,然而卻能確信外面正下著雪,很冷,房子內開著暖氣之類的訊息。

KP是阿蕓,在房子的某個地方訴說故事,從一樓緩慢地將玩家引導到三樓,玩家...也就是我,可以在房子的任何地方聽到指示,四處搜索,然後聽從指令移動。 
開始有記憶的部分是從二樓到三樓的地方,在這之前做了什麼已經不復印象,大概就是和競爭最後目的的同伴們到處進行搜索吧?總之我爬到了什麼東西之上,輕輕的伸手往上推開了偽裝成天花板的白色正方形版子。

打開的一瞬間很開心自己找到了三樓,在有點暗的空間透出了暖色系的燈光,有小小的梯子放在牆邊,可以拉下來作為往上爬的落腳點。

上到三樓,順手蓋上了進來的板子後仔細觀察四周。
三樓空間左側的牆邊有兩個人坐在地板上,靠著幾個枕頭,身上蓋著推疊的毛被。

靠裡側坐著仍然持續說著劇本的是阿蕓,我知道她是不在這裡,但眼前看得到的存在。
靠外側坐著的是一位東方男性,身高頗高,樣貌之類的訊息已經完全沒印象,只記得穿著的衣服很居家。總之他發現了我的存在,我也看著他,我這裡是故事的裡側,阿蕓那裏是故事的外側,我們彼此都知道這樣的區別是以他為界線區分來的,他是如同守衛的存在,我不能打擾另一邊的世界。

一但意識到這點,男性似乎也了解了什麼,不再注意我的存在,低頭看起自己的書。
於是我開始在這個房間試圖找尋繼續故事的線索。
然後得知了在內側,也就是在阿蕓後方昏暗的空間有個正常2樓通往3樓的樓梯,如果找到其他訊息,是可以從那裏上樓的。

和我一起進行劇本的同伴似乎走了另一條路線,進行的比我慢些,不過似乎可以從這個樓梯正常的上來。
我們交談的方式只需要在心中思考,阿蕓的指示音依舊聽得到,但這裡的她是靠坐在牆邊,盯著手上的劇本,絲毫沒有發現我。

第一個夢到此為止,因為蓋了太多棉被過於悶熱,醒了半刻,把堆疊的薄被扯起來之後,繼續了這天晚上的第二個夢。


KP是阿丘,原本我一直都有自己在跑單人團的意識,卻像是在一片黑色的模糊之中突然醒了過來。

我在遊樂場的旋轉木馬前。
是個不大的室外旋轉木馬,高度也不高,抬頭覺得天花板的頂蓋靠近得頗有壓迫感,可以感覺到設施有點老舊,生鏽得有些嚴重,旋轉木馬顏色斑駁,眼前的鐵欄杆塗裝得也不算好。
從四周的光線可以感覺到沒隔幾步路的外面是個陽光普照的天氣,相較之下,旋轉木馬屋頂包圍的範圍顯得陰冷涼爽。

旋轉木馬上有許多人,坐滿了人,大人小孩都有,回想起來竟是大人更多一些。
排隊的人也很多,圍繞旋轉木馬呈現放射狀的異常隊列方式,讓這座設施竟像是受歡迎到需要非得這樣安排不可似的。

阿丘也在旋轉木馬上,只有在轉過來的瞬間能和我說上幾句話,然後又會隨著音樂轉離能對話的距離,對著另一個同樣進行劇本的人說話。
她對滿臉疑惑的我說著:「好啦,去找那個人吧,這樣故事才能繼續下去。」
然後又轉了開來。

不知怎麼的,就是知道了這個人是指我大學的某個同學,然後我居然就以此和隔壁隊列的人攀談了起來,接著她幫我引介了排在另一側知情的人。

那個人是其他機關的人,她告訴了我以下的情報:
「其實我知道的是我同事的事情...不過你那個同學,他們好像變成了同樣的狀況,現在被一起關在同個設施,我有看過她的名字」
「什麼樣的狀況?」
「就是那個,跑過COC劇本的症狀啊」
「所以是你那個同事跑了劇本之後出了什麼事嗎?」
「不,她的狀況有點奇怪,其實並沒有真正遇到什麼,應該是翻閱劇本之後被影響了...
怎麼說呢?她覺得自己是深潛者或是其他什麼...之類的。」
「會這樣?我第一次聽到...所以真的變成深潛者了嗎?」
「不,應該說她『自己覺得自己正在慢慢變成深潛者』...好像被當作稀有的類傳染病症狀看待,總之你先去看你同學就知道了」

然後她開始教我怎麼幫她們在(公務機關常出現的)陌生而粗糙的線上系統網頁辦理辦公出單。
把公出單印下來之後,經單位主管蓋章後寄到那個設施去,然後才能把他們約出來談話。
我道了謝之後,還在盤算怎麼過去,夢就結束了。


總之是個可以看到很多劇本影子的夢...XD...另外附贈的是阿毛的
不是同一天的夢,夢境時間是去年的12月22日,但這天我的房間被螞蟻入侵,被咬得反覆睡睡醒醒,以至於記得的部分只剩下阿毛做了4張的古早人體解剖研究資料打算用在劇本上,然後很開心的在跟CC說這件事...除了這個不斷重複輪播之外,就什麼都沒了...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