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偏長但真的不明所以的夢...比較像是很多的小夢境全部塞在一起呢...

夢到新家,搬回來之後就是夢到在這裡的生活。
我在樓梯間收信,似乎是開錯了,開到裡面那個從未見過的信箱,小小的鑰匙歪掉了。
於是我調整好鑰匙,打開靠外側的信箱,打開了,裡面有好多好多的信件。
正在開信箱時,後面有兩個讓人很不舒服的中年人盯著我看,為了不讓他們知道我的家在哪,於是我又踏出了樓梯間。

這棟大樓的某一樓,有個孩子的父親患了癌症;他和他的母親在一樓樓梯間的最裡側,有個只有在夢中才出現的,像是小廟的神壇,喋喋不休地說著他們父親的病情:最末期,各種儀器檢測出來的數值……接著是拜託神明幫他們的家人一把。
不斷的重複著這樣的內容,像是要講給我聽似的,即使不在神明面前,也刻意重複著…即使我對那樣的數值並不清楚。
我稍看了一眼他們放在神壇前的照片,帶著眼鏡,有些亂髮,斯文的上班族。
我似乎在哪裡看過他。

有個奇怪的婦人是我的學校老師,是間接被她教導的那種科任老師,看到我在翻閱一本隨意拿起來的皺巴巴旅行雜誌,問我要不要買下它。
「老師可是很少這樣推薦學生東西的喔,快點決定要不要買吧!」

看起來急著想推銷什麼的樣子,但是當我說「那就看一下背面的售價就好」,或者是「這本皺巴巴的書能不能算便宜一點?」他又開始支吾其詞,顧左右而言他。
她用書套的邊條在一塊一塊的補著地板上的缺口,有個上班族也在那裡,回想起來的確是那對母子的父親,但看起來並沒有不對的樣子。
既然沒有不對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該幫什麼忙了…只好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奇怪的老師給了我一個自黏袋子封住那本旅遊雜誌,但我又用膠帶把它封住,後來才想著:「把自黏膠帶的封口打開就好了啊…」用了太多資源在簡單的事情上,真是太浪費了….
嗯,現在也是(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