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到我去了分史世界了…\。W。\
不知道這是啥的人請詳見TOX2設定…雖然這麼說,除了帶著這個名字的設定之外,遊戲的其他東西並沒有一起過來。
真的是完全展現了夢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特性的寫照…正在看的ACG設定搬到自己身上搞不好是第一次……如果要搬把人物也一起給我搬過來啊Q口Q!!!

然後,該怎麼開始呢……其實忘了相當一大半了……

和大學同學一起去了相當豪華的大飯店住;那是至少2、30樓層高,白色的嶄新現代風格大樓,外面還很標準的插著各國旗子的那種散發著「我是大飯店」氣氛的地方,可惜的是現實的我還無緣住進這樣的場所。
似乎是大學的同班旅行,我們一團人約4、5個女孩子住在一個房間,下午剛入住擺好行李,其他人下樓去處理事情,我並沒有同行,只是自己在房間裡晃盪,而後瞭望窗戶風景,看到了奇異的景色。

有個洞。

天空上有個洞,黑色的咕嘟咕嘟像是冒著泡泡,有什麼東西在裡面蠕動掙扎著,不斷撐開範圍。所幸飯店周圍相當空曠,行人也不多,但底下依然有人好奇地看著天空。
而我的內心充滿了好奇心,看到這個詭異的東西連想逃跑的想法都沒有,只想把眼前的東西看得更清楚的,衝出了飯店。

 

走到大馬路上,朝天空一看卻什麼也沒有。
連剛剛指著天空的行人也像往常一樣行走著,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在大馬路上又走了一陣子,總覺得哪裡怪異又說不出來,想著或許是哪裡看錯也說不定,於是回了飯店房間。

打開門發現同學都回來了,向她們打過招呼後大家建議要先輪流洗過澡,我坐在靠牆的床鋪上剛把自己的衣服拿出來,回頭就看到了奇怪的情景──我身後的同學們,清一色換上了靛藍色的浴袍。

「……怎麼了,大家為什麼要換浴袍?」
「在說什麼啊?在室內不是都要換上輕鬆的服裝嗎?」
其他人跟著附和,而我的臉上充滿了疑惑。

「是飯店的規定嗎?像到溫泉區那樣?」
於是輪到同學們沉默了。

「喂,該不會…」
「對啊,該不會…」
「今天你出去了嗎?」
想到今天看到的景象和外出的事情,向她們解釋起來;而她們也告訴我情報。

 

我在出門的一瞬間,早就被黑洞吞食,到了另一個世界。
她們倒是很具體地告訴我這裡是分史世界,我是正史的人,然後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我。

分史的世界打算和正史的世界交換互通往來的條件,於是採取部分融合的方式運送其他大人物過來,會談的場所就在附近,我只是運氣不好掉過來的。
對她們來說,這早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新聞,但對我來說卻不知道。
分史的我或許因為相同的行動,也掉過去了,可惡,果然是腦袋一樣的人。

 

得到的情報大概是這樣,再加上她們的態度和舉止,於是我開始了解,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沒有像遊戲那樣沉重而不同路線的人生;然而取而代之,奇怪的地方在於細微不同的「生活習慣」。
就像是我們到國外去,各國有不同餐桌習慣或者進門脫不脫鞋這種細小的生活習慣那樣。

「照我們這裡的角度看來,應該遲早就會融合交流的啦,不用太擔心怎麼樣才會換過來。」
同學這樣安慰我,但我那邊可是一點這種消息都不知道啊。

之後在這樣的不安中,展開了我和各種不同生活習慣的戰爭。
其實這佔了夢境的一大半,但說簡單點都在我先戳到問題、大家擺出奇怪的表情、然後向我解釋、再加上我的無法理解和吐槽來度過。
記得比較清楚的…像是一早刷洗的時候大家都會一起窩在同一間浴室,而且只有我用浴室的洗臉槽洗臉,大家(仍然穿著那個顏色驚人的靛藍色浴袍)還會在身後邊刷牙邊滿臉好奇地看你到底怎麼使用……
或者吃飯的時候光是要進入餐廳拿自助餐的盤子,大家都會盯著我看但我卻完全不明就理,因為這種不管做什麼似乎都會碰到地雷的感覺太討厭,所以我只好逃到街上散步。

 

之後的內容反而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我吃到某黑道老大嫁女兒在路上發的喜餅,聽說是從台南運過來,還蠻好吃的…所以直接向看起來頗具威儀,白髮穿著黑西裝,略顯駝背的老爺爺恭喜時,他顯得超開心…雖然是老大,卻不知為何坐在飯店的石磨台階上,只能從他身邊的保鑣判斷他的地位……

具體的東西只記到這裡,呃啊,對不起,是沒頭沒尾的夢啊……給我好好利用這個設定啦……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