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很零碎的內容,有點銜接不起來了…所以用分段的方式敘述

先是兩邊陣營的戰爭,是很古老的戰場景色,用木頭製作、乾草覆蓋的三角形巨大遮蔽物和木製武器,戰鬥的人穿著皮草和疑似布料類的衣服。
我屬於其中一方的陣營,但並沒有主動去攻擊任何人,只是一邊逃跑一邊注視著天空的變化;太陽外側隱約套了一圈著黑色的環,原本晴朗的天氣頓時一轉,戰場上的風勢變得暴躁了起來,瘋狂在土石地面上奔馳著。

而後,天色慢慢地轉為暗沉,太陽的光線緩緩被遮蔽住,身邊的人不分陣營,拋下武器停止戰鬥,吶喊和尖叫聲此起彼落,紛紛躲進了茅草堆搭的遮蔽物中。
「是天上的神看到我們的戰爭,所以發怒了!」隱約聽到有人這麼叫著。

我反而從原本的遮蔽物中走出,先是站著抬頭,而後索性躺在地面上,看著黑暗天空剩下的一輪光圈。

嗯…為什麼不會害怕呢?
不會害怕…因為啊…
這個只是…只是那個,啊,叫什麼來著的…

是日蝕…?

不是神的怒威,當然也不是天狗吞了太陽,只是自然現象,我知道的…

這是身邊的人都不知道,卻只有我知道的事,但我只能默默的在心中想著。

其實日蝕開始前不應該有這圈黑色的環才對…?但這是我夢到的景象,不是真正的自然觀察,所以還是把它紀錄下來。


接下來是第二段的夢

我們搬了家,搬到一棟四層樓的屋子,屋子的構造很特殊,面積大概只有15~20坪,母親把它設計成了開放的空間,每一層樓都只能放上一張雙人床在正中央,然後把浴室等設備擠到邊邊去,變得如同在全能住宅改造王才會出現的改造前房子那樣,相當狹小的浴室。

除此之外還有個可怕的地方──每層樓都是以空架的鐵條交織而成;所以要到達雙床鋪睡覺的話,就得要小心翼翼的沿著鐵條移動過去。
我為此設計感到很生氣,忍不住對著母親抱怨:現在你還有能力自己跳過去,設計成這樣,以後等你老了該怎麼辦?

母親笑笑著要我到她們房間的那層樓,才發現母親已經馬上在地板上鋪了透明的厚塑膠版,做了萬全的準備。原本很擔心東西會從鐵條的縫隙掉下去,這下就不用擔心了……不,打從一開始就別做這樣的設計啊!=口=

另外哥哥一家住在我們樓下,隔著塑膠板能夠看到他們,當然他們也能看到我;我到他們家去照顧小朋友時,到那個很狹窄的浴室想幫小朋友洗澡,才剛幫五號脫了內褲,就不知道怎的叫被叫走,導致跑出去的五號小鬼居然沒穿內褲感冒了…這是什麼啊…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rlREM 的頭像
linerlREM

每日REM,健康有活力

linerlR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